暂无图片
 
阅读广州丨三任中山大学校长的许崇清
发布时间:2021-09-25 17:12:24

说明: H:\QQ记录\287779399\FileRecv\MobileFile\IMG_5618(20210911-162416).PNG

 

说明: 图片2

 

《千秋家国梦:广州高第街许氏家族》(全2册)

说明: C:\Users\huangmiaoxian\Desktop\人物类(30种)\12-《千秋家国梦:广州高第街许氏家族》.jpg

【责任者】伊妮著

【出版发行】广东人民出版社,1994

ISBN7-218-01163-2

【索书号】K820.9/11/1

【推荐理由】伊妮是20世纪90年代广州长篇报告文学的领军人物,她的《千秋家国梦》具有典型的宏大叙事的审美特征,用恢弘、理性的笔触记录了一个多世纪以来广州高第街许氏家族在中国风云际会的历史漩涡之中由盛而衰的曲折历史,成为上世纪90年代我国文坛最有代表性的长篇历史报告文学优秀作品。后据此书改编拍摄了长篇电视连续剧《千秋家国梦》。

——胡巧利(广州市委党史文献研究室副主任)

在广州的近代史上,高第街许氏家族赫赫有名,留下了众多重要的痕迹。本书翔实地叙述了广州高第街许氏家族的百年历史,特别是在中国社会向近代转型的历程中许氏家族所参与过的历史事件。以史写人,别开生面。本书分为上、下两部,对于研究中国近代社会历史、乃至近代广州历史等,具有参考意义。

——陆键东(一级编剧,原广州市文艺创作研究院院长)

本书描述了广州高第街许氏家族的活动轨迹,特别是在中国社会由封建社会向近现代转型的整个苦难历程中所经历的事件。

——王美怡(广州市社会科学院历史研究所所长)

 

【精彩内容摘要】

我之所以把许崇清作为这本书的压轴人物来写,是有我的考虑的。
许崇清是许氏家族中真正认识教育真谛、把握教育意义的第一人。他的这种素质,可以说是直接从其祖父——晚清护理浙江巡抚许应鑅身上传承下来的。不过,许应鑅更多的是指向个体内心,在自我完善、以及在家族形象这一有限的范围内进行自我的内省与人格修养,以求突出自己及其家族作为人的行为表率与社会的典范。许崇清则除了达到此种境界外,还走出内心,走出自我,更超越了家族的局限,注目于一个更为广阔的以及具有超前意义的领域——即社会人格的整体构造以及民族的整体修养。教育对于他来说,有一种安身立命的终极意义,也就是他之所以要生存以及如何生存的一注精神血脉。通过教育而促成人类社会的道德化,乃是他终生追求的大“道”。这使得他在许氏家族中,甚至在我国卓尔不群的一代学人中,都显得有点与众不同。(P647~648)
——伊妮
 


许崇清早年曾长期地接受过西方文化熏陶,之后又在革命政权中一直担任教育要职,直接地感触着中国早期现代教育的脉搏,这种非同寻常的经历,铸成了他全部的素养、全部的思想以及全部的实践,都产生出一种与众不同的结果。还有一点特别重要的是,在1927年之后,他不但把自己的责任确立在教育哲学的研究与指导实际的层次上,而且也在具体的教育实践中兢兢业业地贯彻自己的教育思想,因此,他在开拓当时中国的新时期教育中,所负的责任是双重的。(P596

 

第一次出任中山大学校长

说明: H:\QQ记录\287779399\FileRecv\MobileFile\IMG_5505.PNG

19316月许崇清第一次就任国立中山大学校长

 

19316月,许崇清被正式任命为中山大学校长。他在任期间,于文学院增设了社会学系,改理学院为理工学院,并增设了土木工程系和化学工程系。这对于完善现代大学学科的设置、与国际高等教育同步,并适合国内建设日益发展的需要,是适时的与科学的。这也可以说是他在教育基层具体实践自己教育理想的一个小小的侧面。

“九·一八”事变后,全国各地由爱国学生掀起的抗日救国运动风起云涌。中山大学也不例外,在进步爱国学生的鼓动与组织下,于19311010日双十节里,到永汉路宣传抵制日货,与国民党军警发生冲突,多人遭受枪击而负伤,由此引起了罢课及示威游行抗议。12月间,广州的学生再次举行了声势浩大的抗日救国游行与请愿运动,又是以中山大学学生为核心的。到1932年“一•二八”事变后,中山大学的学生再次停课,投入支持十九路军的募捐和宣传活动。身为校长的许崇清,不但没有如国民党西南政权要人所愿,对爱国学生的高涨热情大泼冷水,反而同情与支持了他们的运动,于是为西南政府首脑所不容,于该年2月被免去了中山大学校长职务,由邹鲁接任。但许崇清仍留董事职位。(P597598

 第二次出任中山大学校长

广州于193810月沦陷,许崇清撤退往粤北。之后,再次出任中山大学校长。

许崇清对于这段经历,在他的遗稿中是这样回忆的:“我第二次任中山大学校长是在抗日战争时期。1939年春间,当时英、美政府正在进行调停中、日战争,妥协投降逆流泛滥起来。而中国共产党则在号召人民起来反对投降。按照既往的事例,在这样的情况下,国民党当权者是不会给我独当一面的职位的。所以,当时,他们才派了刚在重庆受训归来的陈济棠的亲信黄麟书接了我的广东省教育厅长职务。我当时是想不到他们会要我再任中山大学校长的。”那么是何种原因再次让一再受到国民党政府排挤的许崇清,去出任国民党各要人视为禁脔的中山大学校长呢?

细究原因,并不陌生。对于他1931年第一次出任中山大学校长,许崇清有一个清醒的认识:当时中大的校长是戴季陶与朱家骅(一在南京一在杭州),分头遥领着。西南反蒋的旗帜既已揭起,戴、朱的名义就不能再沿用下去,邹鲁虽已回粵,却又不肯复职。在此情况下,许崇清被西南集团任命为中山大学校长。后他们又借口许崇清支持学运,所以于一个学期后,就把校长职务交给了邹鲁。“反动派安排我当校长,是要我为邹鲁‘火中取栗’”。也就是说做了国民党派系斗争的“缓冲人物”。此次也不例外,但背景却远为复杂得多。(P621

许崇清在《我的经历》中回忆说:“我当时刚从教育厅下了台,和一些朋友正在开始搞编写出版工作,本来不想再做人家派系斗争的缓冲人物的。但有些朋友却希望我能把中大搬回粤北来,在那里和桂林呼应着,来做点文化工作,乃至把中大做成文化运动的一个基地。于是,我下了决心,先到重庆去,和陈立夫商量,当然我向他提出的迁校理由是另一套。但陈却以费用无着为辞,不答应。”

此时,日本军队已兵分三路进兵越南,窥视滇边,云南不再是一个安全可靠的学习地方,在校师生回迁广东的呼声更高;陈立夫也突然奉蒋介石命令,电令所有迁往云南的各大学“立即准备万一,快速搬迁”。在这种种情势的催逼下,中大当权的地方实力派取得了广东地方实力派省府主席李汉魂等人的支持,推荐许崇清为代理校长,让他马上到云南来“收拾与稳定局面”。19407月,许崇清接过了中大校长职后,全力负责起回迁中大的工作,“经过了多方策划,辛苦经营”,终于把中大从云南迁回了广东坪石,满足了学校教师员工的企盼,也实现了广东人民的愿望。这次搬迁,是中山大学一段相当重要的校史。

说明: H:\QQ记录\287779399\FileRecv\MobileFile\IMG_5504.PNG

19408月,中山大学从云南迁回粤北坪石及附近地区,图为坪石金鸡岭

 

当时,坪石偏于粤北一隅,物质条件甚差,中大校舍极其简陋,师生员工的工作与生活都极其艰苦,但在许崇清的主持下,在这里却出现了一个短暂又是繁荣的学术春天。许崇清一向倡导学术自由,这是有目共睹的。张江明等人在他们的研究文章中就曾指出:“迁校初期的代理校长许崇清,是我国著名教育家,也是中大的老校长。他一贯作风开明,学术思想进步,亲自向学生讲授辩证唯物论哲学和批判实用主义教育学,还不顾顽固派的非议,指导研究生撰写探讨苏联教育制度的毕业论文。他在代理校长一年零三个月期间,聘请一批进步教授来校任教,如王亚南、李达、梅龚彬、洪深、石兆棠等人,又聘请因支持民主运动被国民党政府解职的前广西大学校长雷沛鸿、前广东文理学院院长林砺儒任研究院导师。许崇清的进步开明措施促进了当时中大民主运动和学术自由风气的发展。”的确,当时被聘请的一批进步教授到校任教后,他们宣传抗战,抨击时弊,呼吁民主,一下子使学校空气为之一新;加上王亚南讲授马克思主义经济学,李达讲授马克思主义哲学,洪深讲授进步戏剧,许崇清除了对学生讲授实用主义教育学外,还在辩证唯物论的基础上,对杜威的实用主义哲学进行了批判。这对于中山大学的进步文化运动,起到了巨大的作用,“也提高了中大在全国的学术地位”。

许崇清的一系列办学措施,深得广大师生的支持与拥护,但却也得罪了国民党的顽固派。于是,朱家骅派的几位教授以许崇清聘请了几位进步教授为由,联名向戴季陶密告他“引用异党,危害中大”。许崇清回忆说,当时“戴拿了这封密告函哭诉于蒋,乘机推荐朱派的张云,蒋就将全案交给了陈立夫处理,我被撤职。后来,陈(立夫)派还迫着张云向我道歉。”就这样,我“在中大这一次就弄成了从邹鲁手中接了中大过来,又把它交还了戴朱的一出戴朱对邹鲁的报复的活剧,而我又成了他们中间的缓冲人物”,这既暴露了当时国民党政坛的黑暗,也反映了一个知识分子常想洁身自好而不得的无奈,这不能不说是一种悲哀。

许崇清是于19417月被免去中大校长一职的,同时任命原中大教务长张云为代理校长。消息传回坪石,引起了全校的震动,并引发了声势浩大的“易长风潮”。(P622624

 

第三次出任中山大学校长

 

1949年,许崇清在广州解放后从香港返回了羊城,出任广州市人民政府委员,先是负责接收广州大学,后再次出任中山大学校长。他的任命书,是由中共人民政府主席毛泽东于1951220日亲自签署的。

说明: H:\QQ记录\287779399\FileRecv\MobileFile\IMG_5506.PNG

1951220日毛泽东主席签署任命通知书,任命许崇清为中山大学校长

 

他自从再次出任中山大学校长之后,曾愉快地与师生们一起回忆中山大学数十年来所走过的曲曲折折的路程,说:“中大得有今天这样的蓬勃的气象,正如春回大地,我们努力耕耘,今后的丰收是可以预期的。”果然,在他的领导下,新的中山大学出现了许多新的气象,教职工中认真负责、廉洁节约、热情服务的作风迅速形成;学生中追求进步、努力学习、遵守纪律、关心社会的风气更是前所未有,为人称道。另外,中山大学的校庆原为每年的1111日,这是该校建立时误以为是孙中山诞辰所致。许崇清上任后便建议将中大校庆日改为真正的孙中山诞辰的1112日,后经孙中山的夫人宋庆龄的同意而加以确定。

说明: H:\QQ记录\287779399\FileRecv\MobileFile\IMG_5507.PNG

19511111日,许崇清致电宋庆龄,改1112日为中山大学校庆日

 

在一个相对安静的环境中,许崇清似乎很有理由认为自己日夜所想望的那个“未来的理想社会”已经初露曙光,因此加紧步伐,满怀热情地全身心投入到新中国的教育事业之中,更着手去丰富与发展他那个在辩证唯物论基础上构建起来的、已初具规模的教育学的“新体系”。此次是他第三次出任中山大学校长了,而且直到逝世,他都在担任这个职务,这使他有机会在实践中不断地开拓与完善他的“新体系”。如他努力贯彻社会主义的教育方针,积极推行教学改革,尤其重视学生的全面发展,经常强调培养学生的爱国主义和国际主义精神及高尚的道德品德,强调培养学生的健全体魄。关于教育与生产劳动相结合,许崇清反复强调这种劳动应当是建立在现代科学技术基础上的,这与后来某些人只注重体罚式的劳动改造真是大相径庭,由此也可以窥见许崇清处身、立言的科学性与严谨性。对于新中国的大学生,他则充满着关切与期待,曾这样勉励行将走上建设工作岗位的毕业生们:“在今日这个时代,凡是想为人民民主事业而生活的人,都无不创造着,奋斗着,破坏着旧事物,建造着新事物。今日的实际生活是成立在改造的基础上,成立在斗争的基础上的。在我们的历史上显然从未有过这样富有意义的时代,无论哪个时代都未有过这样多的英勇壮烈的事迹。在这个时代,每一个年轻人都将得到机会,最有效的去发挥自己所有的能力和才干,特性和美质。……我们不但要在日常的实际活动中,兴高采烈的去工作,我们还要善于克服时常遭遇到的种种阻碍,要使我们的高涨的情绪不致为那些阻碍所挫折,而消沉下去,要使那些阻碍不但不足以挫折我们,反而振发、鼓舞和坚定我们,要使我们在寻常工作中,在艰难困苦中,也始终抱着我们所为而奋斗的崇高的理想和宏大的愿望。”(P635637

说明: H:\QQ记录\287779399\FileRecv\MobileFile\IMG_5503.PNG

许崇清先生

 

许氏家族不少成员从晚清以还的“忠君爱国”,到辛亥革命之后的“以身许国”,尽管阶级内容不同,效忠与追随的对象也不一样,但一脉传承下来的却离不开一个大写的“国”字。“先有国而后有家”,这一凝聚了古老而朴素的真理的思想,已经牢不可破地渗透到许氏家族及中国千千万万个大家庭与小家庭的潜意识中,也构成了这个家族独特的品格与灵魂。

假如我们理智地走远一点,攀上人生终极意义这座山峰作蓦然回首状,很可能会发现,只有教育才能起到真正的“津渡”的作用。从表层看,教育专事知识启蒙,使人类从愚昧进入文明,让人生从虚无走向充实,并创造出一个生机勃勃的物质世界;从深层看,也就是从许崇清所孜孜以求的教育理想看,它更可以再造人格,是人类不断追求、不断灌注常新内容、而达自觉境界的道德社会的重要契机。

古往今来,风风雨雨之中,大浪淘沙,沉寂了一代又一代英雄。许氏家族所有过的许多荣耀,也可以任凭雨打风吹去。唯有教育,以及教育所蕴含的意义与造就的结果,才是永存的与常新的。这也就是《千秋家国梦》成书的更深一层的意蕴所在。(P648649

声明:本文所有文字均来自《千秋家国梦》、所有图片来自《中山大学编年史(一九二四—二○○四)》及《巍巍中山——中山大学校史图集》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为充分反映广州的城市概貌和务实、开放、包容的人文特点,深入开展图书馆阅读推广、城市宣传、文化交流等活动,2016年4月23日广州图书馆启动了阅读广州——2016“广州文库”评选活动,按公众荐书、专家荐书、基础书目推荐、公众投票、专家评选审定、主办方项目组反复审核确定等程序,历时一年,现已形成了《阅读广州——“广州文库”(1978-2016)入选书目》。
打开一本书,了解一座城,广州人文馆现推出“阅读广州”图书推荐栏目,定期推荐 “广州文库”入选图书,以期和读者朋友们一同阅读广州。

 

点击这里可跳转阅读电子书(电脑阅读效果更佳)